党史学习教育专题组织生活会的点评材料.docx

想预览更多内容,点击预览全文

申明敬告:

本站不保证该用户上传的文档完整性,不预览、不比对内容而直接下载产生的反悔问题本站不予受理。如果您已付费下载过本站文档,您可以点击这里二次下载

文档介绍

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过年的叫法渐渐被过春节所取代。可我还是喜欢说过年。可不是嘛,记忆中小时候在四川过年的时候天气好冷,离春天还差得挺远。

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过年的叫法渐渐被过春节所取代。可我还是喜欢说过年。可不是嘛,记忆中小时候在四川过年的时候天气好冷,离春天还差得挺远。

小时候的过年是从腊月就开始了。腊月是忙碌的,除了大扫除时给妈妈打下手,我最喜欢的还是看大人熏香肠、做腊肉、磨汤圆粉。大院里有一个不大的石磨,各家各户轮流使用。白白的糯米米浆从磨盘里流出来,滴到一个张开的布袋里。这时候妈妈推磨,七八岁的我就在一旁添磨(把泡好的米用小勺添进磨心),特别有成就感。做香肠、熏腊肉的时候,小孩子虽插不上手,但一定是围着大人团团转的忠实观众。一堆湿湿的柏树枝被点燃了,一团团清香的烟雾弥漫开来,腌制以后的香肠和大肉条被架在树枝上熏烤,小半天工夫也就大功告成了。其实,一家人兴师动众熏出来的香肠腊肉也就十斤八斤,从大年三十吃到正月十五。当然,过年对我来说还不止这些,因为我终于能见到久别的哥哥姐姐。插队的哥哥会在年关的某一天出现在回家的山坡小路上,肩上的背篼里通常是乡下土产:红薯条、炒豌豆、炒胡豆,一些自己种的蔬菜,偶尔还会有一两只鸡。姐姐从十四五岁参加工作,身处遥远的雅安,只有过年才回来。夜晚,我们围坐在火盆旁,吃着炒胡豆和红薯条,哥哥姐姐聊着自己的苦与乐,偶尔也会讲讲听来的《儒林外史》和《基督山恩仇记》什么的。四五十年过去,我对过年的记忆始终定格在这一个个香喷喷热乎乎的画面里。

我生长在物质匮乏的六七十年代,但在每天可以有鱼有肉像是过年的今天,却常常怀念小时候过年时熏腊肉的烟熏火燎、磨汤圆的石磨响起的铿铿声、火盆里时明时暗的火苗,还有一家大小的欢声笑语,甚至吵吵闹闹,这大概就是我们说的“年味”吧。

党史学习教育专题组织生活会的点评材料

借今天参加党史学习教育组织生活会巡回指导的机会,很

您可能关注的文档

最近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