厢房客人和妈妈 朱耀燮.doc

想预览更多内容,点击预览全文

申明敬告:

本站不保证该用户上传的文档完整性,不预览、不比对内容而直接下载产生的反悔问题本站不予受理。如果您已付费下载过本站文档,您可以点击这里二次下载

文档介绍

PAGE

PAGE 8

翻译:王媛媛

2009.12.12

厢房客人和妈妈

朱耀燮

我叫朴玉熙,是个女孩,今年六岁了。我家只有我和妈妈两个人,她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妈妈了。啊,对了,差点忘了,还有我舅舅呢。 正在上中学的舅舅总是在外面瞎逛,只有在吃饭或者他无处可去的时候才会在家,连着一周都见不着他的面是经常的事儿。所以也不能怪我忘记把他算上了。 我妈妈今年24岁,没有人能比她更漂亮。妈妈是个寡妇,我不知道寡妇是什么意思,总之村里人总是叫我“寡妇的女儿”,所以我知道妈妈是寡妇。别的孩子都有爸爸,但我没有,或许就是因为这个人们才叫我“寡妇的女儿”吧。 听外婆说,爸爸在我出生前一个月就去世了。那时爸爸妈妈才结婚一年。爸爸的老家在某个很远的地方,后来到我们村教书,因此结婚后妈妈没有嫁到那边,他们在这里买了房子(也就是现在的家,在外婆家旁边)定居下来,还没到一年爸爸就去世了。因为爸爸是在我出生前去世的所以我没见过爸爸,也想象不出爸爸的样子。爸爸的照片我见过一两次,长得真好看。如果爸爸活着的话肯定是世界上最好看的爸爸。居然没能和这么优秀的爸爸见面真是让我气愤。看爸爸的照片也是好久以前的事了。以前那照片一直摆放在妈妈的桌上,外婆每次来都让妈妈把那照片收起来,现在不知道放哪里了不见了。有一次妈妈趁我不在的时候偷偷从衣柜里掏出什么东西看,我一进来她马上又藏起来了。我觉得那就是爸爸的照片。 爸爸去世前给我们留下了赖以生存的东西。去年夏天,不对,差不多要到秋天的时候,有一天跟着妈妈走了将近十里路到那边的小山上。我们摘栗子吃了还去山下的草房里煮鸡汤喝了。那里的土地是我家的,秋收了就有饭吃不会饿着。但是我们还是没有钱买菜和点心吃。所以妈妈就从别人家接点针线活维持家用。做针线活赚了钱就可以买青鱼,买鸡蛋,还可以买我吃的砂糖。 其实我们家真正的家庭成员就只有我和妈妈两个人而已。因为爸爸曾经住过的厢房空着,一

您可能关注的文档

最近下载